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网>校园广播>音乐故事>正文
10-15音乐故事
发布日期:2006-10-17 14:27来源:广播站 作者:广播站 责任编辑:广播站 浏览数:

如果说春天的花儿激活了浪漫,夏天的火热蔓延了激情,那么秋天的树叶又会闪烁着怎样的片断呢?

    我喜欢这个清新的海滨城市!迈着轻盈的脚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感觉自由驰骋的心情在随意跳跃!告别了白昼的喧嚣,黄昏悄然而至。终于安静下来了,又一次用快乐的因子不经意的梳理着一天的疲惫与凌乱!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美妙与和谐!透过空气,我知道你们在听这个节目!!谢谢你们又一次在校园里不同地方同一时间选择了让耳朵让心灵——和音乐故事栏目一起跳舞!大家好,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音乐故事栏目!(稍停顿)

    每天,烟台的风轻追着我们的步伐,写下季节变换的痕迹,可是,年轻的朋友们,你们倒立行走过么?有的同学可能马上问到:倒立行走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欣赏下面这篇将会给你答案的文章<<倒立行走>>

 

走出家门,看见平日里人们淡若清水的目光,突然注满了像太阳一般的热度,从我的下颌漫过来洒满我的脸和眼,关注的情感沉甸甸的比太阳还温暖,我得用惊人的力量才能接受那么多。他们嘴角下抿,眼角下弯,都要哭的样子,就像对一个突然失去双脚不能正常行走的老朋友所表现出来的痛惜和关怀。这世界突然变了,变得充满亲和与悲悯,而且全世界都在微笑,连平日里紧绷着脸挤公交车的上班族也都弯着嘴角和眼角好看地笑着,早知道这样,我早该倒过来行走。

 

大地蔚蓝而清澈,树枝在飞,云朵在散步,楼群却像在一场混乱的战争中被打瘸了腿脚的警察,高一脚低一脚,深一脚浅一脚地满大街逡巡;路灯也非常的人性化,关注的俯视里充满率真的热情;野猫与我温柔地耳语,说从来没有一个人的耳朵离她这么亲近,说我的贴地而行的柔软蓬乱的头发与她的毛发很相似。其实我平日里就喜欢欣赏野猫,虽然它们在垃圾桶里觅食谋生,但它们从来不显得肮脏,而且经常毛发明亮,虽然它们不像家狗那样忠诚明理,但我对它们总也生不出厌恶和恨来。

 

你说春天花草萧条秋天万物萌生我相信,我眼前见到的是数不清的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鞋子,它们就像随时随地都可以生根发芽的种子。秋天它们的根茎漫过落叶纷飞,冬天它们的果实印证白雪茫茫,它们无时无刻不在生长成茂密的丛林。这世界一年四季什么都不缺,什么样的花朵都在树林里开,什么样的果实都在树林里结,什么样的鸟儿都在树林里飞,什么样的腐朽和神奇都在树林里藏。我的眼睛贴在丛林的根部,我看见树叶发黑,花朵暗淡,石头却很明亮;我的嘴唇挨着土地,饿了就啃泥土,我看不见丛林的面庞和表情,距离林梢的心思更远,我因此排除了许多喜忧的无常和想入的非非,我行走的姿态很低很知足。

 

我看见鸟儿在海里游,鱼儿在天上飞,花朵、小苗、草叶,所有美丽的东西都朝我相反的方向追,落叶、苹果、谷粒,所有成熟的东西都顺着地球的引力朝我脸上落。我听见血液倒流,心脏跳动得另样欢快,我感到呼吸沉重得挤压着头颅,腿脚却轻盈得失去重量。

 

我的脚现在轻盈而干净,这样的状态才配得上修饰成金包玉裹的三寸金莲,更配得穿上灰姑娘的水晶鞋。也许古代的那些忍痛缠足的大家闺秀和终于成为美丽公主的灰姑娘一定谙熟倒立行走,否则丑陋不能成为美丽,低贱不能成为高贵。

 

这世界其实并不奇妙,奇妙的是人。世界很高大因为你趴在地上,世界很渺小因为你站在山顶;世界太繁杂因为你醒着,世界太单纯因为你睡着;世界很庸常星星月亮一直沿袭着既定的轨道,因为你直立行走,世界很荒诞却格外耳目一新,因为你把自己倒了过来。

 

倒过来就荒诞得用头走路,用脚思想,太阳在脚下,树根在头顶,山鹰在攀爬,野兔在飞行;如果想飞,只有想象着把脚变为翅膀;倒过来事物都重新换置了兴奋点,惊奇于树叶朝着阳光的那一面发干发暗,而背着阳光的这一面却滋润繁茂;惊奇于笑的在哭,哭的在笑,思考的都睡了,睡觉的在思考。连听觉也焕然一新,原听说一个六十岁的老人倒立行走,人们说他能健康长寿,而一个二八的少女倒立行走,人们却说窥见了她的私处。现在我耳朵贴着地皮,人声越来越缥缈,地鼠掘地的声音却越来越浑厚。

 

倒过来就看不见事物的影子。影子有时候挺吓人的,尤其是在月光朦胧的时候一个人走夜路,树的影子,墙的影子,陌生人的影子,还有自己的影子,黑黢黢的忽大忽小忽长忽短忽远忽近,让我们不禁怀疑有鬼随行,而倒过来,一路无惧,只有月光白得率直,事物黑得实在。

 

倒过来岁月就失去了直面的虚无和恐怖,就越看越新鲜,看见新鲜如婴的自己站在岁月的开头,随时可以呼之即来,大概传说中的时光隧道就是倒着行走和倒着做梦才能进入的;倒过来一路走过的都是新鲜的爱,许许多多的过失都类似优点;倒过来黄河的源头清澈,历史的源头简单。

 

我倒立行走,血液和气流灌注头顶加速循环,分散的思维也在身体以及血液和气流的压力下集中于头顶一个点,这有利于白发变黑和快速进入深沉的睡眠。

 

医学专家说,闭目倒立五分钟相当于平躺睡眠两小时;精神专家说,倒立行走半个时辰相当于直立行走半辈子。

 

    倒立行走给我们的益处这么多,朋友们你们还等什么呢?赶紧用倒立的眼睛来重新观察一下我们的生活我们身边的一切吧!(结束一段)

 

    生命中的渴望看似复杂,其实却也简单!就像是一只飞翔盘旋了许久的鸽子,想要找到一方青色的屋檐!那么什么是我们停歇的屋檐呢?在你小时候把你从懒觉中唤醒的声音,吃饭时米饭上加上的一个鸡蛋或是几筷子可口的菜,生活不如意时在你身边的安慰与陪伴,高兴时总会收到的祝福......这些就是我们的屋檐,我们情感坚定的落脚.接下来带给朋友们的就是两篇感动我许久的故事,希望它们也能给您带去一些思索与感悟.

 

<<飘向天堂的琴声>>

  去年暑假,我应邀去一所老年大学代授琴课。一个星期后,一位瘦削、白皙、长着两道剑眉的70岁左右的长者要插班学二胡。那天,他斜挎着一架琴盒站在教室门口,看上去有几分疲惫,眼睛还有些微红,但他执意说想学琴,能跟上。我把他安排在临窗的一个空位上。那个空位曾是一位60多岁女学员的座位,一个月前她因为肝癌晚期去世了。老人的头发雪白,还卷卷的,像电影演员秦怡。她学了两年二胡,拉得已经很专业了。据说她喜欢二胡已经到了一天不拉心里不安,一晚不拉无法安枕的地步,老伴儿戏称她是“琴痴”。 

  说也奇怪,自从这位“插班生”来了以后,我常常能在他身上看到“琴痴”的影子,这位老先生拉得也很认真投入,从执琴到运弓、扶琴,不懂就问。除此之外,他还要我每周给他多加一小时的“小课”。“我交补课费。”他一再央求。在这儿学琴的老人大多很执著,有时像个孩子。就这样,每周两次四个小时的大课后,别的学员放学回家,他留下来继续学。半年后他已经能很熟练地拉《雪绒花》了,而且我发现每次他都要在我离开教室后很认真很投入地从头至尾拉一遍《雪绒花》。他拉得节奏流畅、音色优美,但不知为什么,节奏总是比平时处理得慢半拍,绵长而低沉,像是一个人在对另外一个人倾诉。 

  有一次,我从办公室出来想回家,教室里又响起《雪绒花》缓缓的琴声。我翘首从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发现老先生端坐,面朝外,忽高忽低忽远忽近的琴声从他的弦上汩汩地流出,飘向窗外,而窗外已是黄昏渐浓,几片云悄悄地隐去,似乎怕挡住琴声飘向更远的天际。忽然,琴声戛然止住了,我看见老先生抱住琴杆,双肩抖动,继而,我听到嘤嘤的啜泣。我推门进去,低声询问他时,他突然抱住我,一声长哭,他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对我说:“我太想老伴儿了!我天天练琴拉琴,就是想让她听见,让她高兴,让她知道我想她……” 

  后来我知道,他的老伴儿就是那位头发雪白还卷着的“琴痴”。 

  生活中,在情爱和物欲的天平上,我们似乎更倾向于物欲的满足而有着太多的不平和烦恼,并因此制造着各种各样的争吵和争端,演绎着各种各样的悲情故事、离散故事。然而,当我们坎坷一路走来,读懂了情为何物时,往往是情已老人已逝,空留下一腔伤感满心伤痛! 

  人最容易漠视的,往往是最值得珍视的…… 

 

<<最安全的姿势>> 

  这件真实的事,发生在去年冬天。 

  那天清晨,县城城西老街的一栋居民楼突然起火了。那是40年代修建的、砖木结构的老房子——木楼梯、木窗户、木地板,一烧就着。居民们纷纷往外逃,没想到才逃出一半人,木质楼梯就“轰”一声倒塌了。剩下的9个居民只好跑到惟一没烧起来的3楼楼顶,等着消防队救援。 

  消防队不一会赶到了,可让他们手足无措的是,这片老巷子太窄太密,消防车和云梯根本过不去。情势已经十分紧急,大火随时可能烧到顶楼。眼见着底层用以支撑整幢楼的粗木柱被烧得“嘎吱嘎吱”响,随时可能倒塌,消防队长再来不及想别的,随手拽下一位逃出来的居民披着的旧毛毯,和其他三个消防员一起拉开,对着上面大声喊:“跳!一个一个地往下跳,往毛毯上跳!背部着地!” 

  为了安全起见,他亲自示范类似背跃式跳高的动作。只有背部着地才是最安全的,而且不容易撞破旧毛毯。 

  第一个男人跳下来了,屁股着地,可没有受伤;一个小孩子跳下来了,背部着地……人们的姿势越来越规范,顶多是从毛毯上滚下来时有些擦伤。可还有一个裹着大衣的女人站在楼顶,犹豫着不敢跳。 

  火势越来越猛,一根柱子燃烧着忽然“喀嚓”一声断了。人们惊叫了一声,消防队长的喉咙都嘶哑了:“跳啊!你赶紧跳啊!”小楼晃荡了一下,女人终于下定决心跨过护栏跳了下来,在场的人集体惊呼:她用的分明是跳水的姿态,头部向下。女人好像一发炮弹一样迅速坠落在毛毯上,由于受力面积太小,旧毛毯“嗤”一声裂开,女人的头部重重撞到了地上,顿时鲜血横流。 

  这个女人真是笨啊,前面的人跳得那么好,看也该看会了,在场的人都这样想着,忍不住奔了过去, 

  奄奄一息的女人在消防队长的怀里很艰难地笑了。她的大衣敞开,大家这才看到她的小腹高高隆起。 “已经8个多月了。”女人轻声地说:“赶紧送我去医院,剖腹,它能活……” 

  那是我亲眼见着的一幕,女人后来被送去了医院,我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活下去。可我记得,那一刻所有人的沉默和感动。那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最安全的姿势,尽管对她自己是最危险的。 

  忽然想起了丰子恺《护生画集》里面的一幅:有人烹煮黄鳝,发现黄鳝熟了以后头尾弯成弓型,中部翘在滚水外。剖开来看,发现里面密密麻麻全是鱼子-原来所有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心里最安全的,永远给予孩子。做别人的天使 

 

    回到学校已经一个周了,您是否已给家乡沉浸在十一相聚的回忆与想念中的父母打去电话呢?爱是需要表达的,不要像<<飘向天堂的琴声>>中的老者一样,待无法面对面交流时才拨起想念的琴弦.

    节目的最后,我为大家准备了一篇关于秋的经典美文,让身临其境的我们一起走进郁达夫的秋天里吧

 

<<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故都的秋味。

 

  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得润,天的颜色显得淡,并且又时常多雨而少风;一个人夹在苏州上海杭州,或厦门香港广州的市民中间,浑浑沌沌地过去,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

 

  不逢北国之秋,已将近十余年了。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罢,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秋意。说到了牵牛花,我以为以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最好,还要在牵牛花底,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的尖细且长的秋草,使作陪衬。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扫街的在树影下一阵扫后,灰土上留下来的一条条扫帚的丝纹,看起来既觉得细腻,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遥想,大约也就在这些深沉的地方。

 

  秋蝉的衰弱的残声,更是北国的特产;因为北平处处全长着树,屋子又低,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听得到的。这秋蝉的嘶叫,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像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

 

  还有秋雨哩。北方的秋雨,也似乎比南方的下得奇,下得有味,下得更像样。

  在灰沉沉的天底下,忽而来一阵凉风,使息索索落地下起雨来了。一层雨过,云渐渐地卷向了西去,天又青了,太阳又露出脸来了;著着很厚的青布单衣或夹袄的都市闲人,咬着烟管,在雨后的斜桥影里,上桥头树底下去一立,遇见熟人,便会用了缓慢悠闲的声调,微叹着互答着地说:

 

  “唉,天可真凉了──”(这了字念得很高,拖得很长。)

 

  “可不是么?一层秋雨一层凉了!”

 

  北方人念阵字,总老像是层字,平平仄仄起来,这念错的歧韵,倒来得正好。

 

  北方的果树,到秋来,也是一种奇景。第一是枣子树;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它都会一株株地长大起来。像橄榄又像鸽蛋似的这枣子颗儿,在正是秋的全盛时期;等枣树叶落,枣子红完,西北风就要起来了,北方便是尘沙灰土的世界,只有这枣子、柿子、葡萄,成熟到八九分的七八月之交,是北国的清秋的佳日,是一年之中最好也没有Golden days

 

  有些批评家说,中国的文人学士,尤其是诗人,都带着很浓厚的颓废色彩,所以中国的诗文里,颂赞秋的文字特别的多。但外国的诗人,又何尝不然?我虽则外国诗文念得不多,也不想开出账来,做一篇秋的诗歌散文钞,但你若去一翻英德法意等诗人集子,或各国的诗文的Anthology来,总能够看到许多关于秋的歌颂与悲啼。各著名的大诗人的长篇田园诗或四季诗里,也总以关于秋的部分,写得最出色而最有味。足见有感觉的动物,有情趣的人类,对于秋,总是一样地能特别引起深沉,幽远,严厉,萧索的感触来的。不单是诗人,就是被关闭在牢狱里的囚犯,到了秋天,我想也一定会感到一种不能自已的深情;秋之于人,何尝有国别,更何尝有人种阶级的区别呢?不过在中国,文字里有一个“秋士”的成语,读本里又有着很普遍的欧阳子的秋声与苏东坡的《赤壁赋》等,就觉得中国的文人,与秋的关系特别深了。可是这秋的深味,尤其是中国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

 

  南国之秋,当然是也有它的特异的地方的,比如甘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比起北国的秋来,正像是黄洒之与白干,稀饭之与馍馍,鲈鱼之与大蟹,黄犬之与骆驼。

 

  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文章欣赏完了,节目的开始我说道,如果说春天的花儿激活了浪漫,夏天的火热蔓延了激情,那么秋天的树叶又会闪烁着怎样的片断呢?这时,您是否已经有了自己关于秋的思索了呢?有人说秋天的树叶圆满了希冀,我觉得秋天还有一种生机在凋落的树叶背后飞起,不但圆了昨日的希冀也带来新的希冀,<<音乐故事>>世界里的每一位朋友在秋的感动中走进每一个充满希望的日子!我们下周二<<音乐故事>>栏目再会! 

 

                                                              

                                                                编辑:李妍枚

                                                               20061015

上一条:10-22音乐故事
下一条:9-24音乐故事

关闭

电子游戏平台 版权所有

 鲁ICP备 05001957 鲁公网安备 3706130200016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